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623章 622拿捏

“异想天开?!”

封炎的唇角反而翘得更高,目光凌烈,声音锋利如剑,“若是想都不敢想,何以成大事?!况且,是不是异想天开,要做了才知道!”

那方脸小将语带嘲讽地反驳道:“封大元帅真是好口才,舌灿莲花!”

封炎收了嘴角的笑意,忽然话锋一转:“你,觉得南怀如何?”

“……”方脸小将怔了怔,一时语结,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封炎本来也没指望对方会回答,径自往下说:

“南怀不过是南边的一个蕞尔小国,国土只有大盛两州大小,人口更是不到大盛的十分之一,他们就算人人擅武,全民皆兵,又能有多少人?!能强过我大盛男儿?!”

“南怀人年年犯我大盛边境,掠我大盛财货,屠我大盛子民,不可胜计,南境百姓未尝得享几年太平,简直就是欺我大盛无人!各位不觉得憋屈吗?!”

“吾等从军乃是为了扞我大盛疆土,护我大盛子民,如今有了这百年难得的机会,为何不能彻底灭了南怀以绝后患?!”

他字字句句皆是铿锵有力。

台下的众将士听着,眼里的火苗越来越灼热。

他们浴血疆场四年多,经历数百场大大小小的战争,牺牲数万将士性命,这才夺回了南境大部分疆土。

这四年,他们所亲眼目睹与经历的惨剧实在是太多了,他们看着那些城池毁于南怀人之手;他们看着那些百姓尸横遍野,死不瞑目;他们看着路上那些逃亡的流民不得不食树皮,挖草根,甚至易子而食……

这一桩桩、一件件是如地狱般,令人几乎不敢去回响,他们都恨不得杀光这帮不知道屠杀了我们多少大盛百姓的南怀人!

他们真的可以吗?!

众将士瞳孔中的火苗一点点地燃烧成了熊熊烈火,越烧越旺……

他们一个个被激发出强烈的斗志,热血沸腾,摩拳擦掌,他们紧握住手里的兵器,只恨不得现在就立刻奔赴南怀,杀得南怀人落花流水。

封炎凝望着台下如林的一众南境军士兵,又道:“帝位虽重,但更重要的,是要给大盛百姓一片真正的太平盛世!”

“攻下南怀,一来是为决后患,二来更是要扬我大盛的天威,让各方蛮夷不敢再犯!”

“扬我大盛的天威,让各方蛮夷不敢再犯!”

下方的那些士兵们一个个念着这句话,脸上若有所思,情绪越来越高昂,也念得越来越大声,整片广场如一锅煮沸的热水般沸腾了起来。

环视周围,那个三十来岁的短须将士脸色反而更难看了,面沉如水。

他紧紧地捏紧了拳头,对着封炎扯着嗓门吼道:“那也要封大元帅您有这个本事才行!”

封炎又笑了,“有没有本事,你要试试吗?!”

这一次,他的笑容自信、恣意而飞扬,比天上的灿日还要璀璨明亮。

那短须将士也笑了,勾出一个挑衅的微笑,果决地吐出三个字:“试就试!”

封炎笑呵呵地问:“你想比什么?!”

“刀!”

那短须将士目光灼灼地看着封炎,完全没注意到后方火铳营的那些将士露出十分微妙的表情,心中暗道:不知死活!真是不知死活!

他们简直可以想象出场面会有多凄惨,几乎不忍直视了。

接下来,封炎和阎兆林所在的那个高台就变成了比武台。

阎兆林退到了后方,只余封炎和那短须将士面面相对,不知何时,灿日被天上的阴云蒙蔽了大半,周围暗了些许,连气温似乎都陡然下降了不少。

秋风习习拂来,风中带着几分萧瑟的寒意。

“咣!”

两刀撞击的声音如轰雷般打破沉寂,火花四射。

台下所有的将士都目光炯炯地望着高台上的两人,一眨不眨,一双双眼睛随着场上的对战越来越明亮,越来越灼热,就彷如黑暗中的人看到了一种名为希望的光明。

须臾,一把长刀落地,台下响起了轰雷般的掌声,如那滚滚海浪汹涌澎湃,此起彼伏。

风还在呼呼地刮着,将空中的云层吹走,太阳又高高地悬在了碧空中……

一个时辰后,封炎就和阎兆林一起回到了守备府。

“公子,您真的要反攻南怀吗?”

当两人跨入厅堂后,阎兆林压抑着内心的激动问道。

他整个人神采焕发,连脚下的步履都轻快了不少,目光明亮地看着封炎,眸中有敬仰,有钦佩,有慨叹,有追忆……

封炎,不愧是那个人的儿子,不愧是安平和温无宸齐心教养大的孩子。

慕建铭心胸狭隘,怯战畏敌,骄奢淫逸。

封炎与他完全不同。

封炎心怀天下,目光长远,知大义晓气节。

封炎他会是他们大盛的明主,会带领他们大盛再次走向巅峰!

想着,阎兆林的眼眸更亮了。

“不错。”封炎在上首的太师椅坐了下来,云淡风轻地颔首道。

阎兆林的亲兵赶忙给封炎和阎兆林上了茶水,然后就识趣地退到了厅外的檐下守着。

阎兆林在下首坐下,心中更复杂了,心潮澎湃。

阎兆林是聪明人,早在上次收到封炎的飞鸽传书,吩咐他故意把南怀大军“留”在大盛后,阎兆林就已经隐约猜到了一点,但是直到方才封炎在大营中当众宣布,才算确认这一点。

封炎端起青瓷茶盅抿了口茶,才慢悠悠地说道:“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南怀的八成兵力被留在了大盛,南怀本国防守空虚……”

顿了一下后,封炎才接着道:“要是这样都拿不下南怀,又何谈让南境安定?!何谈让大盛繁荣昌盛?!”

他薄唇微翘,带着浅浅的笑意,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双凤眸锐利清透,似是闪着刀锋般的寒芒。

阎兆林心跳砰砰加快,跃跃欲试。这一次,南怀人恐怕要搬起石头打他们自己的脚了。

南怀之所以敢把八成兵力派往大盛,一方面是野心勃勃,想借着原滇州总兵苏一方对南境的了解一举拿下大盛半壁江山;另一方面是以为他们南怀与滇州交界处多瘴气、沼泽与山脉,对于南怀而言,等于是一道天然的屏障,任何人想要从大盛进入南怀只能从滇州的东南侧走,即是此刻南怀大军所占领的位置。

一旦南怀人退守到南怀的九重关,就会占据易守难攻的优势。

也就是说,除非把守关的南怀军全数歼灭,他们南境军才能突破九重关攻入南怀。

大盛虽然表面上看来战况处优,但其实最多也只能把南怀人打出南境,想要攻破九重关,可没那么容易,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成的。

而这些,他知道,封炎肯定也知道。

封炎不是纸上谈兵之人,他既然敢这么说,那么心里怕是有数了……

“公子,您可是有什么计策?”阎兆林直言问道。

封炎微微一笑,笑而不语。

他抬手对着落风做了一个手势,落风立刻就心领神会,取来了一张舆图,并将舆图平摊在一张红漆木大案上。

封炎抬手指向了滇州边境的某个位置道:“从这里。”

这里?!阎兆林难以置信地微微瞠目,这里可是一片沼泽。

这片黑水沼泽有瘴气为祸,进去这片沼泽的人,从来都是有去无回,侥幸出来的不出三天就会魂归西去,被当地人称为“黑沼泽”。

阎兆林沉思了片刻,难掩激动地问道:“公子,您莫非有什么良策?”

封炎点了点头,唇角翘得更高了,带着几分家有珍宝的自得:自家蓁蓁自然是最聪明的!

“我打算明天先想去看看这片沼泽。”封炎的指尖在舆图上的沼泽点了点。

阎兆林猛然抬头,目光从舆图移向封炎的面庞,直觉地说道:“公子,那里太危险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末将看还是派别人去吧。”

“有危险就退缩,那岂不是正验了他们说的没本事吗?!”

封炎笑了,率性、洒脱、张扬,而又带着一种如高山流水般的沉稳。

外面的阳光透过窗口照在他俊美的面庞上,给他周身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让他看来意气风发,而又同时遥不可及。

南境阳光灿烂,犹如旭日东升般生机勃勃,相比下,远在数千里外的京城却是笼罩在一层阴云中,暗潮汹涌。

大皇子慕佑显自打回京后,就留在养心殿里侍疾,一副对朝事毫无兴趣的样子。

端木宪起初还不放心,渐渐地就松了一口气,觉得大皇子去了一趟南境后,行事果然沉稳了许多。

休沐在家时,他也难免向家里的几个小辈感叹了两句:

“大皇子真是与以前大不相同了!”

“长大了,也沉稳了!”

端木宪今日难得准时回府,因此端木纭、端木绯、端木珩、季兰舟以及涵星都过来陪他一起用晚膳。

涵星没心没肺地点头道:“嗯,大皇兄还长高了,黑了,瘦了!”

看着涵星这副天真烂漫的样子,端木宪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

“祖父,我在国子监听说了一些关于显表哥的流言,”端木珩的眉尖抽了抽,沉声道,“他们都说显表哥庸庸碌碌,回京后正事半点没干,每日给皇上侍疾,也不过是为了孝顺的虚名,不如四皇子关心朝政……”

端木宪慢慢地用茶盖拂去茶汤上的浮叶,似笑非笑道:“又是承恩公府传的吧。”

“这承恩公还真是乱来。”连对朝事一向毫不关心的端木纭都感慨地插嘴说了一句。

端木宪嘲讽地冷哼一声,反正厅堂里都是自己人,他说话完全不藏着掖着,道:“他,就是个蠢的,十八年没一点长进。”

端木宪根本就看不上承恩公这种人,人啊,不怕蠢,就怕连自己蠢都不知道。

涵星对于什么逸闻轶事最敏锐了,听出端木宪的语外之音,眼睛登时就亮了起来,好奇地追问道:“外祖父,承恩公以前还干过什么蠢事?”

端木宪也没打算替承恩公藏着掖着,随口就说起了一些往事。

十八年前,皇帝登基,封了嫡妻谢氏为后,也依例给了谢家承恩公的爵位,当时谢家就飘了,谢家人私底下圈地囤田,仗势欺人地赶走当地百姓,甚至还打死了一户老农。出了人命后,事情就闹大,被曝了出去,御使当朝弹劾了承恩公强买民田、纵奴行凶等数桩罪状。

当时还是皇后亲自求情,皇帝考虑到皇后即将临盆才网开一面,把这件事给压了下去。

后来皇后生下了大公主舞阳,之后几年皇后再没怀上子嗣,而皇帝素来风流,内宠越来越多,其他几个妃嫔又陆续给皇帝诞下数个皇子,谢家看着皇后膝下无子,这才渐渐消停了一些,就算闹也不敢闹得太大。

直到两个月前皇帝忽然重病,谢家指着皇后和四皇子上位,才又上蹿下跳起来。

端木宪冷哼了一声,淡声道:“承恩公府也好意思说别人没干正事,他们闹了这两个月也没干什么正事。”

端木珩慢慢地喝着茶,眸色微凝,似是若有所思。

涵星一边听,一边嗑瓜子,娇气地说抱怨道:“承恩公府真讨厌,整天在那里瞎闹腾,大皇兄都不能跟我们去打马球了。”

“涵星表妹,你们是明天去打马球吗?”季兰舟笑容温婉地问道。

涵星点了点头,“嗯,我们和丹桂她们约好了,明天去庆王府打马球。”说着,她转头看向了端木绯,“绯表妹,待会儿我们用过午膳就去找肖公子吧,攸表哥今天休沐,正好再一块儿练练!”

“肖公子?”端木宪挑了挑眉,随口问了一声,“哪个府的?”

端木宪一时没想起京中哪个勋贵府邸姓萧或者肖。

“就是马市那个卖马的肖公子啊。”涵星理所当然地答道。

“……”端木宪怔了怔。坊间镇马市的那个案子拔出萝卜带出泥牵连了不少人,他当然还记得。对于那位不曾谋面的“马商”肖公子更是记忆深刻,不就是那个来历蹊跷的“山匪”吗!

端木宪的神色变得有些微妙。

那“山匪”好歹在大庆镇帮过自家大孙女一回,应该不会有事吧?

端木宪欲言又止地朝正在吃松仁的端木绯看了一眼,心里暗暗嘀咕着:四丫头一向挺机灵的啊,怎么和涵星这丫头在一起就变得没心没肺了呢?!

端木绯感觉到端木宪在看她,疑惑地抬起头来。

她还以为端木宪也想吃松仁了,体贴地给祖父剥起了松仁来。

吃上小孙女亲手剥的松仁,端木宪既满足,又感动,一下子就把那什么身份蹊跷的山匪忘得一干二净。

眼看着正午了,季兰舟才刚吩咐管事嬷嬷去摆膳,一个门房婆子忽然疾步匆匆地来了,进厅禀道:“老太爷,三老爷和三夫人回来了!”

这个消息令得厅堂里静了一静,众人皆是面面相觑。

连端木宪都难掩意外之色,原本要往唇边凑的茶盅停顿在了半空中。

四年前,皇帝亲自下旨调端木期去了中州汝县做了个七品县令,端木期携妻前去中州赴任,这一去就是四年未归。

本来端木期在汝县的任期是三年,端木期本该在去岁就满了,但是,因为端木期的考绩是中下,再加上京城这两年局势乱,端木宪想着这个三子蠢不可及,就没动用关系把他弄回来,打算让他汝县再待上几年。

可是,他怎么就突然回来了?!

端木宪眉心微蹙,把手里的茶盅放下了,道:“让他们过来吧。”

端木珩还以为端木期会忽然回来是因为吏部的安排,只奇怪三叔父端木期怎么没提前送封信回来,府里也好提前安排为他们夫妻俩洗尘。

没多久,另一个门房婆子就带着端木期夫妻俩朝这边来了。

端木期着一袭半新不旧的太师青竹叶纹直裰,风尘仆仆。

四年不见,端木期看着瘦了一圈,才三十几岁的人,鬓发间却多了些许银丝,平白老了好几岁。

三夫人唐氏落后了一步,她穿着一件铁锈色暗八仙褙子,她倒是胖了一圈,好像是端木期掉了的肉长到了她身上一般。

夫妻俩应该都是舟车劳顿,面色略显憔悴。

“父亲!”

端木期仿佛没看到这屋子的其他人般,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上首的端木宪跟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这才叫了一声,端木期的眼眶已经红了,眼前浮着一层淡淡的泪光。

唐氏也叫了声“父亲”,紧接着跪在端木期身旁。

端木宪不给端木期说话的机会,淡淡地问道:“你怎么回来了?可是接到吏部调令了?”

端木宪当然知道吏部没有调令,这个问题是故意说给端木期听的。

端木珩也是聪明人,立刻就品出祖父的语外之音,眸色幽深。

“……”跪在地上的端木期微微睁眼,眼底闪过一抹慌乱。

他定了定神,立刻就把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哭诉道:“父亲,儿子病了!”

“父亲,儿子得了心绞痛,一到晚上就心绞如刀割,哎,那汝县就是个不毛之地,县里就那么几个半桶水的郎中,又没良药,儿子的病情是每况愈下啊。”

”您看,儿子瘦了一大圈,都快皮包骨头了!所以儿子只能回来了!“

端木期痛哭流涕,哭得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端木宪的眉尖抽了抽。

端木期还在继续说道:“父亲,儿子这一路北上沿途也找不少大夫看了,都说儿子这心绞痛要好好养着病才会好,没个一年半载怕是休养不好。”

“……”端木宪抿唇沉默了。

厅堂里静了下来。

唐氏以帕子擦着眼,哽咽着帮她夫君说话:“父亲,您就帮帮老爷吧。您看他都瘦成什么样样,儿媳……儿媳也跟着心疼啊。”

唐氏泪如雨下,泣不成声,身子如筛糠般微微发着抖。

端木期见端木宪一直不说话,觉得父亲应该是心软了,再求道:“父亲,您帮着给儿子说说情吧,把儿子调回京来吧。儿子再在穷乡僻壤待下去,怕是连命都要不保了!”

端木期一脸祈求地看着端木宪,他爹如今可是堂堂首辅啊,说是权倾朝野也不过为,给自己动动关系,也就是抬抬手的事,根本就是小事一桩。

再说了,当初是皇帝下旨调的他去汝县,可现在皇帝都病了,也管不着他了……他们端木家眼看着就要“青云直上”了,这时候,京里多一个自己人,那不就是多一个助力吗?!

“老三,你的病现在怎么样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端木宪忽然开口问端木期道。

闻言,端木期悬了好久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果然,父亲心软了,这事应该十之八九没问题了。

端木期又用袖口擦了擦泪,虚弱地叹了口气:“父亲,儿子这病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好的,就是要好好将养着。儿子不孝,让父亲为儿子操心了。”

一旁的唐氏也暗暗地松了口气,一派低眉顺眼的样子。

前方的端木宪慢慢地捋着胡须,儒雅的面庞上看不出喜怒,又问道:“老三,你回京,那汝县那边公务交给了谁?”

“父亲,汝县那边的公务暂时交由了县丞处理。”端木期连忙答道,“这吴县丞与儿子共事多年,对汝县的情况了如指掌,父亲尽管放心。”

端木宪微微颔首,眯了眯眼,神色间多了一丝凌厉,决然道:“老三,你明天就向吏部上书请辞吧。”

什么?!端木期猛然睁大了眼,他可没想过请辞啊!

他只是想调回来,做个清闲的京官,汝县那等穷乡僻壤,哪里能跟繁花似锦的京城相比,他在那里辛苦了几年,就算没功劳也该有苦劳是才是,怎么也该稍微升一升吧?

怎么说自家爹可是当朝首辅啊!!

唐氏悄悄扯了扯端木期的袖子,端木期连忙道:“父亲,何必请辞呢?儿子这病也就是不能操劳……您……”他犹豫了一下,也不管小辈们还在这里,就硬着头皮觍着脸道,“您不如给儿子在京中安排一份清闲的差事……”

端木期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在端木宪锐利得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目光中,最后消弥于空气中……

端木宪哪里会信端木期真的是病了,他的儿子他当然了解,老三肯定是吃不了苦,才借口生病逃回京城。

端木宪淡声道:“你既然病了,就‘好好休养’吧!”

老三他既然这点苦都受不了,那就不用再当官了。

“父亲……”端木期总觉得端木宪的语气意有所指,还想说什么,这时,后方的厅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步履声。

三房的端木缘、端木玹、端木璟等几个小辈也闻讯匆匆赶了过来,风风火火,嘴里一个个叫着“父亲”、“母亲”。

见端木期和唐氏跪在地上,端木缘、端木玹等人心中惊疑不定,嘴里唤着“父亲、母亲”,端木缘的眼眶都红了,只恨不得抱着四年不见的唐氏抱头痛哭一番。

可是厅堂中的气氛太诡异了,端木缘、端木玹他们搞不清楚状况,也不敢乱说话,只能齐齐地跪了下去,跪在端木期和唐氏的身后。

端木期看着几个孩子,心念一动,以情动人地哀求道:“父亲,您就看在这些孩子的份上帮帮儿子吧!儿子和媳妇一直不在京城,这几个孩子的年纪也大了,也得操持亲事啊。”

唐氏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了,在一旁频频点头,眼眶更红了,也是心有感慨:她的长女端木缘今年都十五岁了,到现在亲事还没有着落。长子端木玹也十三岁了……公公委实也太绝情了,把他们夫妻俩丢在中州汝县那等鸟不拉屎的地方整整四年多!

端木缘当年本该随双亲去汝县的,是她装病赖着不走,因此这几年她一看到端木宪,心里就发怵,现在见双亲终于归来,端木缘喜不自胜,就像是一朵漂泊多年的浮萍终于有了依靠般,有了些许底气。

她虽然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也立刻跟着附和帮腔道:“祖父,父亲母亲都去了汝县四年了,孙女一直十分惦念……”

端木宪神色淡淡地朝端木缘看去,端木缘就像是被掐住了嗓门似的,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

厅堂中静了下来,气氛微凝。

管事嬷嬷也是左右为难,膳食都摆好了,可是看这气氛实在是不对啊。

所有人都瞥着端木宪的神色,唯有涵星好像感受不到那种古怪的气氛,抓着一把瓜子,“咔擦咔擦”地嗑着瓜子,好似在看戏般。

端木宪看着跪在地上的几人,觉得连用膳的胃口都没了,直接起身离去。

“父亲……”端木期又喊了一声,却叫不住端木宪。

他犹豫地不知道该不该厚着脸皮追上,他一个迟疑,端木宪已经大步出了厅堂,渐行渐远。

厅内众人面面相觑,气氛一片尴尬。

唐氏拉了拉端木期的袖子,搀扶着端木期站了起来。端木缘等人自然也都跟着起身。

唐氏仿佛直到此刻才看到了端木珩、季兰舟、端木纭、涵星和端木绯几人,抚了抚衣袖,若无其事地笑了。

“来来来,阿珩,涵星……还有纭姐儿,绯姐儿,既然这午膳都摆好了,大家干脆都一起坐下用膳吧。”她端着长辈的架子随口道,又招呼端木缘、端木玹几个也坐了下来。

管事嬷嬷连忙吩咐丫鬟给他们几人添椅添筷,好不忙碌。

端木纭皱了皱眉。

唐氏坐下后,含笑来回看了看端木珩与季兰舟,“阿珩,这是你媳妇兰舟吧?”

端木珩点头应了一声,语气干巴巴的。

唐氏倒也不以为意,端木珩一向寡言少语,一天说不上一个字也是常事。

唐氏笑吟吟地对着季兰舟又道:“兰舟,你和阿珩成亲时,我和你三叔父实在是赶不回来,你可别见怪。见面礼,三婶明天再补。”

季兰舟站起身来,屈膝对着端木期和唐氏福了福,唤了声:“三叔父,三婶母。”

她的神态温和,举止得体,仪态从容。

端木期想着方才的一幕幕被几个小辈都看在眼里,此刻有些尴尬,只含糊地捋着胡须说了两声“好”。

“涵星,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来家中小住?”当唐氏看向涵星时笑容更盛,带着几分殷勤,几分讨好,“缘姐儿,涵星难得来家里玩,你多陪着你表姐玩玩。”

没等涵星答应,唐氏又热情地招呼其他人道:“哎呀,这饭菜都要凉了,有什么事我们等用完膳再说吧。”她一副当家做主的样子。

“……”涵星的眉尖抽了抽,心道:她这位三舅母还真是出去四年也没长进啊,跟以前一个样子,自说自话!

端木纭与涵星想到了一会儿去了,她可不打算惯着他们,霍地站起身来。

当年三叔父和三婶母为了父亲那个世袭的“安远将军”,上蹿下跳的,先是要过继他们的次子到长房,后来过继不成,就想把自己弄去道观修行祈福,好拿捏自己的妹妹。

这些事,她可没忘!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yqkdushu.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一起看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一起看读书

猜你喜欢: 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农门锦绣神医凰后家有悍妻怎么破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清妾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绣华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穿到古代当名士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战神比肩:绝色战王重生嫡女有空间喜上眉头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味香农女逆袭种田忙首辅家的小娇娘英鸾铁血女兵簪缨问鼎颤抖吧,渣爹
完本推荐: 末世异神全文阅读黑客萌宝很坑爹全文阅读我就是财神爷全文阅读我是校霸他亲妈全文阅读战神比肩:绝色战王全文阅读重生麻辣小军嫂全文阅读火爆狂兵全文阅读余额宝红包15.8怎么用绝品魔少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我 !秦始皇! 打钱全文阅读簪缨问鼎全文阅读神话原生种全文阅读二世仙凡道全文阅读超级浮空城全文阅读道医全文阅读我居然能心想事成全文阅读寂静深处有人家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某美漫的特工全文阅读老子就是大魔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轮回乐园我不是天王来自地狱的男人妖怪茶话会重生五零巧媳妇永恒圣帝我老婆是鬼王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我的亲妈是白富美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奋斗俏甜妻毒医特工:邪君狂后欺世盗国我夺舍了魔皇最佳女婿我真是学神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末日轮盘我的奶爸人生退后让为师来女boss坑仙路三国之巅峰召唤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神帝诊所唐朝好岳父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重生深深宠:娇妻,别惹火斗武乾坤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一起看读书移动版 - 一起看读书手机站